主页 > 期货开户 > 债市去杠杆引发踩踏行情 国债期货盘中多次跌停

债市去杠杆引发踩踏行情 国债期货盘中多次跌停

admin 期货开户 2021年01月09日

  美联储在北京时间周四凌晨宣布加息之后,全球债市风声鹤唳,国内债券市场再现抛售潮,国债期货早盘全线跌停。

  面对市场出现的踩踏行情,央行加大公开市场操作和窗口指导之后,市场有所企稳,但是市场情绪仍然非常谨慎。

  “昨日早盘,国债期货市场出现了明显的恐慌情绪,价格一路下跌。” 华北一家券商交易员说,市场在短时间内没有了接手盘,抛压相当严重,不过持续时间并不长。

  在昨日10点之后,市场情绪有所恢复。多位交易员也表示,市场有点人人自危的感觉,才导致昨日的恐慌抛售。

  在周三晚间,市场上有各种传闻,包括:某券商出现约5亿元债券交易违约;某券商债券团队负责人失联,请北方一家银行代持100亿债浮亏巨大;某大基金货币爆仓,公司需自掏腰包赔6亿。

  有业内人士称,这些所谓的爆仓或恶意违约传闻,导致昨日早盘阶段人人自危,自救不暇。

  从国债期货主力合约T1703走势也可以窥见一斑。昨日9:15开盘,国债价格出现跳空低开报95.270元,随后快速下行,12分钟后,价格第一次触及跌停位置,旋即打开,但是10分钟后,又被死死封死在跌停位置。业内人士表示,9:37开始显然出现了恐慌情绪。

  在银行间债券市场上,也出现同样一幕。早盘10年国开债活跃券收益率一度上行近20基点;10年国债收益率亦一度上行逾15基点。上海一位银行交易员表示,当天信用债难以卖出,所以便去做空国债期货来对冲风险。而且一些机构为了保住前期胜利果实而抛售,有的开始赎回货币基金。这个兑现过程加重市场恐慌,无论期货还是现货,都出现了明显的踩踏挤压。

  为了缓解极度脆弱的市场情绪,央行明显加大了公开市场操作,加大市场流动性的供给,避免金融市场风险继续扩大。具体包括,进行1400亿元7天期逆回购操作,450亿元14天期逆回购操作,600亿元28天期逆回购操作,另外还有1000亿逆回购到期。与此同时,央行也对个别大型银行进行窗口指导,要求“对非银机构放钱,多放些长端的钱,不要卡”。

  与此同时,证券交易所正对场内国债交易的异常波动,加大了稽核力度。由于11国债05早盘交易出现大幅下跌,上证所决定自昨日10时32分开始暂停11国债05交易,停牌时间持续至14时55分。

  昨日10点之后,市场情绪出现明显缓和,国债期货从跌停位置打开。虽然到下午交易时间段,仍然有回落,但是始终再未触及跌停位置。不过,在央行的公开操作和窗口指导下,成交量出现猛然攀升。国债期货主力合约T1703昨日成交量首次突破10万手,是前一天成交量的1倍多,创下新高。

  “作为年轻研究员,没见到1995年的327国债期货事件,今天算是补上了这一课。”一位期货公司国债期货研究员昨日感慨道。

  对此剧烈波动行情,光大资管首席经济学家徐高称,这只是央行对债市杠杆投资者“小小惩戒”,以促使债市有序去杠杆。短期内,央行会加大流动性的投放来平抑当前的紧张局面,避免事态过度恶化。

  招商基金总经理助理裴晓辉认为,国债期货暴跌的主要原因还是国内资金面偏紧,再叠加美联储的加息,使得市场对于资金紧张的预期进一步增强。基准利率在不断上行,对当下不断下行的国内经济具备极大杀伤力,利率不断攀升,以及债市的下行,影响有可能会进一步传导到实体经济上来,近期债券市场企业发债数量已经出现下降趋势。

  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昨日已经连续第三天全面上涨。其中1个月Shibor已连涨26个交易日,创2010年6月初以来最长连涨纪录;3个月Shibor连涨41个交易日,为2010年底以来最长连涨周期。

  招银资产管理公司分析师刘东亮表示,央行在不断提高公开市场投放的成本,即通过重启14天以上更长期限逆回购,通过拉长MLF(中期借贷便利)投放期限等“锁短放长”的手段,事实上提高了公开市场投放的加权利率,导致期限错配难以为继,开始被迫降杠杆。资金紧张且贵的局面,逐渐发酵为对同业理财、货基、债基、委外的持续赎回,导致被动抛售债券,进而为了弥补流动性和亏损主动抛售债券,最终发展为恐慌性踩踏。

  “央行有必要向市场传递维稳信号,如加大对短期资金投放,甚至可以考虑降准,以免恐慌情绪蔓延,导致系统性风险,保证降杠杆有序展开而不是无序推进。”刘东亮说。

  踩踏行情结束了吗?中信证券固收团队首席分析师明明表示,国内债券市场是去杠杆和下跌相互加强的一个过程,预计市场调整还要持续一段时间,建议今年年底和春节前一定要保持谨慎。

  裴晓辉对未来市场并不悲观。他认为,债市这个链条上所有可能产生的风险几乎都已经暴露得差不多了,债市调整目前已经到了均衡的状态,可能还会持续徘徊一段时间,但不会出现这么大幅度的下跌。

  “当前债市暴跌有超调嫌疑,应该寻找错杀券种的机会。”刘东亮认为,如果2017年央行继续坚持强力降杠杆,维持资金紧平衡的话,债市利率则有进一步上行的风险。不过这种情况将会加大广谱利率全面抬升风险,实际上当前利率上行已经有超出债市向其他领域蔓延的苗头,这对实体经济而言是难以承受的,也并不是央行希望看到的。他预计,明年债市应以走平或区间震荡为主。

  “债市如此踩踏,风声鹤唳,显示着金融系统的脆弱性,需要找到解决办法。”北京一家城商行固守部门负责人说,与国内债券收益率上涨相比,美国国债收益率上涨更为陡峭,而且债券市场及衍生品均高出国内几个数量级,而且更多的银行、基金、资产管理公司持有债券,但反应远不如我国如此剧烈,说明国内债券市场,不仅是杠杆问题,而风险管理问题更为突出。


期货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