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期货开户 > 大操盘手

大操盘手

admin 期货开户 2020年08月15日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大操盘手》是美国著名财经记者和作家埃德温·勒费弗(EdwinLefevre)通过采访华尔街传奇的投资大师拉利·李文斯顿而整理撰写的拉利·李文斯顿的回忆录。

  《大操盘手》最早连载于《星期六晚间邮报》。这部小说化的回忆录不仅翔实记录了李文斯顿长达40年的华尔街风云岁月,尤其介绍了李文斯顿赖以成名和屡试不爽的金融投资方法,不论是股市、期货,还是股票炒作和股市操盘,这些实用的投资理念和方法至今看来仍然对于今天的投资者极具借鉴意义。《大操盘手》还生动的描述了李文斯顿在投资过程中犯下的错误,包括亏损到巨额财富一夜之间化为乌有、血本无归、举债度日的艰难时刻,细微的笔法将处在艰难中李文斯顿的心路历程、冷静反思与重新振作的整个过程和关键抉择一一体现,这无疑也是一部内容积极的优秀励志作品。

  我渐渐地注意到,股价在上涨或下跌之前,总会表现出某种可以把握的习惯。这种例子有很多,它们成了我对股价变动作出分析和判断的依据。那个时候,我只有十四岁,可是,在几百次有意地观察之后,我逐渐发现了其中的秘密。我逐渐具备了正确预测部分股票价格波动的能力。其实这并不复杂,判断的依据就是股票在以往交易日里的表现。我的心中总是有一份“内线简报”,而我也会根据它来选择部分股票。股市就如同是一个正在进行战斗的战场,而大盘就是你手中的望远镜,十次之中总有六七次得到大致正确的判断。

  有些时候,如果我判断某一支股票的价格至少会波动一点,这时我不会贪心,而是会赌它上涨一个点,从而使自己的资金在片刻之内就增加一倍,当然,也有判断得不对的地方,只赚半个点也是常见的。如果每天都这样做一、二百股,坚持到到月底结算的时候,收益应该也很丰厚了吧,难道不是这样吗?

  然而,这种理论在实际操作过程中肯定会遇到无法避免的变故。空中交易所的财力是十分雄厚的,他们能够承受规律性的巨大的损失,他们当然是不想亏损的,可是他们并不怕亏损。因此,他们无法忍受在他们的地盘里有一个总是在习惯性地赢钱的客户。

  如果你想在自己所有的错误中汲取到所有的教训,那肯定要花很长时间。有人说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但是股市却只有一面。这里不是指股市多头或是空头的一面,而是说它只有正确的一面。请让这条真理深深印在我们脑中,体会到这个道理所花费的时间要远远超过那些股票投资游戏中大多数技术化的东西。

  我非常清楚地知道自己究竟是如何亏损的,那完全是因为我总是不顾时节地终年交易,而这种持续交易是让我无法遵循我的操盘技术的。当我无法依照靠研究和经验所得的操盘手段时,却仍然进场赌博,结局自然可想而知。我渴望能够获利,可却不知道应该在合适的时间获利。那时,我大概只有二十二岁,拥有5万美元的资本,但这一大笔钱很快全部亏掉了。从那次以后,我就知道了真正的原因和情况。我有属于自己的一套理论体系,我也有应对困难时的补救措施,它们是可以帮助我在操盘过程中发现任何错误的。但是,我最需要的不是这些反思,而是实际操作。

  我的任何奇思妙想都没有帮助我赚过大钱,相反,是我的坚定不移给我带来了财富,你明白吗,是我的坚定不移。其实,把市场走势判断准确并没有什么了不起。在多头市场中,你总是能够找到许多从一开始就做多的人;同样,在空头市场里,你也可以找到很多一开始就做空的人。能够在判断正确的同时坚持己见的人是十分罕见的。操盘手只有在真正了解这一点之后,他才能够有巨额的利润回报。

  在这里,我指的并不是学习如何不去听信明牌,而是说要坚持自己的信念。通过这件事,我逐渐树立起了对自己的信心,这样我也终于可以摆脱旧有的交易方法了。这次在萨拉托加的操作是我最后一次随兴所至地赌运气。从那个时候起,我就开始研究基本情势,而不是考虑个股。在投资的学校中,我努力地使自己的观念提升到更高年级,这是漫长而艰难的一步。

  对于一般的交易者来说,了解股票交易的基本要素似乎是不太容易的。在我看来,在上涨的市场里买进股票是最安稳的建仓方法。股市的关键并不在尽量以便宜的价格买进股票或是在高位时放空,而是要在适当时机进行买进或卖出。当我因看空而卖出股票时,每次卖出价格一定要比上一次低,而我买进时的情形则刚好相反。在操盘过程中,我一定要逐步向上承接;买进股票积极做多时,不是向下承接而是要向上买进。

  在股票投资中,除了看盘以外,其实还有许多其他的因素,这一点是我逐渐地了解到的,也是我在不断进步的证明。如果你想要赚到大钱,那么,你一定要抓住股市的重大波动。不管推动大波动起因是什么,现实情况就是出现了大的震荡。大波动之所以能够持续下去,并不是因为内线集团的炒作或是金融家的技巧操作,而是依靠着经济的基本形势。无论反对者如何,大波动一定会按照背后的推动力量进行运行,并且肯定会被急速地推到尽头。

  当我得到最后一笔做多股票的卖出回报单时,我开始做我上岸以来真正想做的事情,那就是放空股票。我必须放空股票,市场在经过一波离奇的反弹之后,给大家的信号就是放空。可大众此时却又开始对市场盲目看好了。然而,大盘的走势却告诉我,反弹已经走到尽头,放空是最安全的操作,不需要任何顾虑。

  承认自己的错误应该会比研究自己的成功更能使我们得到好处。但每个人天生都希望自己能免于受到错误的惩罚。当你的错误与失败联系在一起时,你不会渴望错误第二次出现,而股市中,理所当然地会伤害到你的两个痛处,那就是你的钱和你的虚荣心。

  交易量太大总是令人头痛的问题。你不能像做小笔交易那样偷偷地出货,你总是不能在想卖出的时候或者认为应该卖出的时候如愿以偿。因此,必须要在能够出手且市场可以吸收你全部部位时出手。一旦错过了离场的良机就会使你赔上许多钱。绝对不能犹豫不决,如果你不当机立断,那就输定了。我还想要告诉你的是,把握准机会并没有想象中那样容易。一定要时刻保持警觉,十分敏锐地关注市场,这样才能在机会一出现时立刻抓住它。

  我曾经对你们说过,一个交易者具有许许多多的致命弱点,而其中的许多弱点是来自交易者自身的。我能够意识到自己的很多错误,我知道一个人可能拥有原创的心灵和终生独立思考的习惯,但是,我仍然会受到强者的攻击。我能比较容易抵御因为投机中的烦恼,比如贪婪、恐惧和期望。但我毕竟只是一个普通人,自己还是非常容易犯错误。

  只要损失不是伴随着对往事的怨恨而来临,那亏钱并不能使人感到不自在。而这正是我一直被困扰的问题所在,我无法摆脱对以往怨恨的影响,它使我的内心不安,甚至使我一步一步走向毁灭。我知道一个股票交易人易于暴露的弱点是不计其数的。但作为一个股票操盘手,任凭违背自己的判断来进行交易是既不恰当又不明智的。尽管不应该知恩不报,可这不应该发生在股市上,大盘的走势并不具有绅士风度,大盘对忠诚者也绝对不会另有嘉奖。我意识到自己不可能彻底改变操盘手的本质,我不会只为了在股市中能够进行交易就彻头彻尾地向外界因素妥协。生意就是生意!一个股市操盘手只应该依靠自己的判断去入市。

  在我看来,我命中是注定要受到挫折的。或许这是天意,或许这是上帝在考验我,然而,我并没有自大到如无谓挣扎,以至于必须要用巨大的痛苦来折磨我的程度。在交易生涯中,我没有犯下任何必须对债务人补偿的罪过。我也不是容易上当的傻瓜。我所做的事,或者应该说是我没有做的事,都是在42街以北的纽约金融区应该得到赞扬而不是遭到谴责的事。在华尔街这个地方,它既荒谬又代价高昂。这件事情最糟糕的教训是让人认为,如果想要在股市上站稳脚跟,那你就必须设法使自己失去人情味,至少减少一些人情味。

  投机过程中总要伴随着风险,而且也少不了意外事件,一些风险事件还是无法预期的。风险的确存在,但绝大多数谨慎者也能承受。假如某个人希望自己在商业上并不仅仅是一只软脚虾的话,那他就必须学会如何去承受那些风险。实际上,正常的商业风险并不比上街购物或坐火车旅行更大。从摇篮到坟墓的生命过程本身就是一种赌博,我们每个人都不具备未卜先知的能力,所以,当我们碰到自己可以承受的事时,往往不会感到烦恼。

  在我看来,凭着明牌去交易是最愚蠢的做法。我天生就不喜欢靠明牌去交易。有些时候,我觉得那些接受明牌的人就如同是酗酒的人一样,可有些人就是抵挡不住对明牌的喜爱,他们总是希望得到那种被他们认为是对自己幸福必不可少的迷醉状态。放软耳根子接受明牌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了,可这却你是朝着满足内心欲望迈出的第一步。这种事与其说是由于心切被蒙住了双眼的贪婪,还不如说是由于不愿意动脑而被束缚住了手脚。

  观察、经验、记忆和数学,是成功的交易者必须要依靠的东西。他不但需要观察准确,而且必须永远记住自己所观察到的东西。他不能在毫无根据或出乎意料的事情上下赌注,不管自己对这种没有根据的东西有多么相信,也不管他是否肯定这种出乎意料的东西会频繁出现。他所掌握的东西只有事情的可能性而已,也就是说,他要尝试着预测那些可能性。在这样的投资过程中,多年的实践、坚持不断的钻研以及永久的记忆才可以帮助他在这种出乎意料的事情出现和消失时立刻作出反应,减少可能出现的差错。

  投机者的勇气使得他们有信心去根据自己的决定来采取行动。对我来说,错误不应该让我害怕,除非事实已经证明了我是错的,否则,我不会认为自己错了。我很清楚,如果不是已经充分地利用了自己对市场的试探,我是肯定会不安的,但如果相反,我实在没有不安的理由。在某个时间段里,市场不一定会把我的错误全部展现出来,因此,只有上涨趋势或下跌趋势的特性才可以帮助我判断自己的部位到底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我只能依靠着自己的经验去获得胜利。假如我失败了,那肯定是我自己出现了错误。

  对你来说,探究人性方面的因素总是有好处的,比如,人为什么轻易地相信自己所希望相信的事?人为什么总使自己受到贪心、粗心大意及斤斤计较的影响?自古以来,人的恐惧与希望总是相同的,所以,研究投机客心理的价值是始终如一的。不管是在战场上,还是在纽约证劵交易所里,武器会发生改变,但人性是不会变的。在我看来,托马斯·伍德罗克所说的话是对整个形势最为简略的概括,他说:“股票投机成功的基础就是假设大家在未来会继续犯下从前所犯过的错误。”

  如果说广告是一门艺术,那么利用大盘作为媒介来进行炒作就是一门广告艺术。大盘所讲述的东西应该是操盘手希望所有人都能看到的东西,故事越真实,也就越有说服力;故事越有说服力,广告的效果也就越好。对于现如今的操盘手而言,他不仅需要自己所操作的股票看起来很强劲,而且要使这支股票真正强劲。所以,当一个操盘手在进行炒作时,他必须以健全的交易原则来作参照。

  如果市场的狂热达到顶峰,所有的交易者都知道股票不会再上涨,并不代表买方已经变得理性,而是因为盲目买进结束了,此时,投资者的心态会相应地发生改变。我想告诉你们的是,造成交易者情绪的悲观不仅仅是因为股价下跌,只要市场变得非常沉闷,并且维持一段比较长的时间,他们同样会觉得前途渺茫。

  他们对于华尔街的各种操盘手法了如指掌了,他们都是极为成功的股票投资交易者。他们所犯下的错误并不仅仅在于过高地估计了大众的购买力,更为严重的错误是他们期望多头市场能够延续更长时间。他们曾经取得过辉煌的成就,尤其在迅速操盘获利方面。所以,他们认为自己肯定能在多头市场转变之前完成这笔交易,对于这一点,他们始终深信不疑。

  股票投机是永远都会存在的一种游戏,每一个人都不希望它消失。其实,警告投机的危险并不能阻止投机的延续。无论交易者有多么能干或者经验多么丰富,你都无法阻止他们犯错,因为意外事件或者无法预测的事情总会发生,即便是小心安排的计划也会以失败告终;惨剧可能起源于自然灾害或是气候因素,也可能来自于你自己的贪婪或是虚荣心,更有可能来自于恐惧或是无法控制的期望。然而,除了那种可以被称之为天敌的东西之外,股票投资者必须要对付那些在正常情况下站不住脚的恶行。

  几十年的炒股经验让我知道,任何人都无法始终战胜股市,只是在某些特殊情况下,你可以在一些个股身上发财致富。无论你的经验多么丰富,你犯错误的可能性总是存在的,因为投资就不可能是百分之百的安全。所有华尔街专家们都知道,根据“内线”明牌去操盘,比饥荒、瘟疫、歉收、政治调整或所谓的正常意外事故还要更快使人破产。在华尔街这个地方,或者其他任何地方,直通成功的柏油大道根本就是不存在的,如果你明白这个道理,为什么还要执迷不悟呢?


期货开户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