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期货交易 > 境内交易所高层论坛:“一带一路”带来期货市

境内交易所高层论坛:“一带一路”带来期货市

admin 期货开户 2021年01月11日

  12月4日“第11届中国(深圳)国际期货大会”的境内交易所高层论坛,讨论线.“一带一路”与期货国际化战略机遇;2.跨境、跨市交易发展的新趋势对交易所创新与监管挑战;3.金融基础设施与市场建设发展。

  期货日报网讯由中国期货业协会与深圳市人民政府共同举办的“第11届中国(深圳)国际期货大会”于12月3日12月5日在深圳召开。期货日报网为您全程直播第十一届国际期货大会。

  主持人-郑学勤:国界之内各位老总都认识,我介绍一下周明董事长,他是中国证券登记结算中心的董事长,我们每年开会都是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开始之前,每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之后都会对中国的期货业有很大的影响,十三届五中全会和后面的“十三五”规划,其实是给大家铺下很好的道路。期货是中国经济软实力,金融对经济很重要,有的时候甚至起到决定性的作用,我们请大家来在这儿谈一谈,主要是因为现在我们讲要素有序自由流动,主体有效约束,各个交易所都是约束要素流动的主体,我们看看各位对我们明年经济的发展走向是如何预测的。制定“十三五”规划也好,真的要实行这些经济改革,必须从市场顺推,从市场来,这些都是市场的掌舵人,我们请大家谈谈他们的看法。

  党总是我们上期所的,党总是第一个想让他发言,尽管宋安平没来,有请党总讲讲“一带一路”和国际战略机遇,你们有很多产品不但在“一带一路”沿线,据说你们有很多的措施在配合国家战略。

  上海期货交易所-党总:谢谢郑总,因为我们宋理事长有公务不能参加这个会,也代为致意。郑总让我第一个讲是因为后面还有机会纠正我的错误,所以就先抛砖引玉,上海期货交易所的产品经历了二十几年的发展,也得益于整个国内商品期货市场在这二十几年中发展,在交易、结算、风控、监管等方面都取得了很大的成绩,我们14个品种也和其他交易所的品种一样,在国际化方面也都有所尝试,我们的这些品种对于服务“一带一路”国家,对于服务于经济转型,为企业保驾护航等都有比较大的意义,我们觉得自己也是重任在肩。

  下一步我们会结合“一带一路”的战略,以境外交割品牌为例,现在我们已经有四个品种,39个境外的交割品牌,这包括了铜、铝、锌、镍,尤其是铜,有12个国家的30个交割品牌。另外我们的天然橡胶,三号烟片胶,像泰国、马来西亚、印尼生产的也可以在我们这儿交割。我们的黄金品种,符合伦敦金银场认证的20多个品种也都可以在我们交易所交割,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的服务“一带一路”品种上的安排,包括在可覆盖领域内,在“一带一路”的64个沿线国家,能够尽可能的设置我们已经有过经验的保税交割仓库等,也都能够起到一定的借鉴作用,在这方面上,我们希望和其他交易所合作,包括我们铁矿石现在也开始了国际化的进程,能够把国内的商品期货的保驾护航作用,在下一个十年中为我们的“一带一路”国家战略给予更多的保驾护航。谢谢郑总。

  主持人-郑学勤:去年的时候讲讲“一带一路”的时候觉得是一个概念,就像昨天报道说的,中国企业在“一带一路”上,前11个月的投资已经增加36%,期货显然是中国企业的发展,应该有些同步。李总,你们铁矿石国际化,以及“一带一路”的设想,能不能给大家介绍介绍?

  大连商品交易所-李正强:刚才党总提到铁矿石的问题,刚才李主席和尹主任也都讲过,尹主任还专门提到铁矿石国际化的问题,我感觉挺振奋,要构建健康、有序、开放的市场,尹主任还提到期货市场本身是国际化的市场,也很受启发。去年开始,我们研究怎么把海外市场引入铁矿石期货的问题,在“一带一路”背景下,各项工作都在有序推进。期货行业在当前的市场情况下,应该在国际化方面更有紧迫感。“十三五”规划里面讲得特别清楚,开放是国家发展的必由之路,期货业不能偏,不能走特例。

  最近习总书记说“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中国的今天,也就没有中国的明天”,我想这句话套在我们期货市场也是完全适用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若干意见》,专门讲到一句话“扩大期货市场对外开放,允许符合规定条件的境外机构从事特定品种的期货交易”,国家的战略部署和具体要求都非常清晰,这样的背景下,期货市场必须成为国家战略推进的重要组成部分,不能拖后腿。

  第二,整个中国经济已经深入融合到世界经济里,我们的金融市场也在开放、大踏步推进,比如推进SDR,人民币已经进到篮子里,而且比重还不低;股票市场里有QFII、沪港通等,期货市场也要跟上金融市场改革开放的步伐。从服务实体经济的角度,我们是世界最大的贸易国,应该有义务为国际市场提供公开的、透明的、公正的价格,这样也有助于我们国家从贸易大国走向贸易强国。基于这样的考虑,特别希望上期所原油期货早点推出来,这是里程碑式的创举。铁矿石期货国际化问题,我们一直在做研究,做了很多准备。铁矿石期货上市已两年多的时间,有5000多个国内法人客户参与交易,相对来说,运作比较成熟,国内的企业和个人比较熟悉这个合约。我想这都有利于我们推进铁矿石国际化,能适时平稳推出,推出后能有效的防控风险。我们也会做一些准备工作,配合 “一带一路”战略的有效实施,谢谢大家。

  主持人-郑学勤:李总讲的很有道理,我们要走更高层次的国际竞争,商品国际化,占中国市场的定价权,不能是碎片式、象征式、政策性的开放,应该是全面、全渠道的开放,市场走通了才能真正做到发行价格。

  中国上一轮大家知道商品期货价格是由中国的需求造成的,下一轮你可以从现在国际形势看,还将是中国造成的。上一轮中国生产进口原料、生产商品,商品最后的目的地是西方、是美国,所以定价中心最后在美国、在西方,下一轮中央的政策一直贯彻下去,“一带一路”的政策会慢慢以中国市场为主,中国市场为主首先中国市场要做得好,中国市场做得好首先涉及到李克强总理说“理清政府和市场的边界,尽量减少对价格的干预”,张总是这方面的专家,他从国家领导层出来,能不能谈谈这个不像铜和锌一开始就放开,应该界限定在什么地方,你们是一线最有发言权,能不能给大家介绍一下发言权。

  郑州商品交易所-张凡:国家定价不是拍拍脑袋就出来的,大家熟悉的成品油国家定价也是有一个价格机制。从郑商所的相关品种都是从国家定价一步一步的走向市场化,因为大多数农产品都是原来国家管制的。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有几点认识:

  第一,如果有国家严格管制的商品品种,实际上期货市场作用空间是非常有限的,就不要人为的制造这种市场繁荣,如果人为的去搞可能是市场风险,也会造成期现货价格的背离。

  第二,对国家已经放开的价格管制的品种,我们就要认认真真的接好班,要更好的贴近市场、了解现货市场,合约设计和规则的制定都要符合现货市场的规律和现货市场的实际,在这个方面,期货市场就有他发挥作用空间。比如说近两年,在我们的品种中,有棉花包括今年的菜油,国家都取消的临储政策。市场化程度提高,相关品种的市场功能就充分展现出来了。我们国家的主要口粮品种,像小麦、稻谷,国家现在还有保护价的收购政策,相对的期货市场发挥的作用就会弱一些,这都是非常客观的事实。

  第三,既然国家选定了市场化的改革方向,某些原来国家管控比较严格的商品也将逐渐的走向市场化,或是说市场化的定价程度在不断提高,比如说原油,电力,天然气等。这些品种既然国家选择了市场化定价方向,作为期货交易所来讲,我们就应该有足够的敏感性。实际上我们早几年,郑商所就把眼光投放到相关的品种上,我们现在看到国家政策有这样全面的推进,我们也正在组织相关的人力、物力对电力、天然气的期货在加大我们的研发力度。

  总之,经过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市场化的选择方向,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已经写进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的相关报告,这一点应该说是非常明确了。

  主持人-郑学勤:谢谢,很深刻,可以说理清市场和政府之间的关系,实际上是慢慢的磨合过程。我声明一下,我们在这儿因为没有谈到各个交易所的很多创新,他们下午各个交易所都有自己的分会,各位老总尽量保持在务虚的状态,像张总新疆中转交割库,李总的基差交割,上期所的石油和胡总的期权下午都会讲。我们先跳过胡总找到周董事长,周董事长在深圳交易所一直负责衍生品交易,他对这方面很有感觉,习主席在“十三五”的建议说明中,真正提到的仅有一个金融监管,具体提到的是清算所的监管方面,我想请周董事长谈谈对习总书记重要指示的理解。

  中国证券登记结算中心-周明:感谢主办方让中国结算参加论坛,我们是协办单位。主题也特别好“跨境跨界跨越”,我们在沪港通做得非常好,一年了,每年的换汇都由我们来做。跨界也做了,ETF期权后台清算是我们做的。

  我个人来讲,十年前参与过金融衍生品的研究,在深交所,2005年的时候比较早,深交所是起个大早赶个晚集,现在还在研究。郑博士体现对我的重视,排在中金所前讲,也体现了金融基础设施的重要性。

  金融基础设施不是五中全会首次提,实际上在三中全会的《决定》上就提出了,有一段话,有一段最重要的话我念一遍便于大家的理解“加强金融基础设施建设,保障金融市场安全、高效、稳定运行和整体稳定”。五中全会中再次提,“建立安全高效的金融基础设施,有效运用和发展金融风险感觉工具,防止发生系统性、区域性金融风险”。这是《建议》中正式提,习总书记的《说明》中,我听中台办的主任说,他要写到这段,又提到金融基础设施,提到支付、清算包括登记、托管等,提得非常高。

  为什么这么重要?实际上刚才ISDA的Scott OMalia先生讲到了,国际上G20峰会上,2008年的金融危机看到这个问题,有一个金融基础设施原则PMI原则20条,西方国家都特别重视,都在自评估、互评估,而且给出了时间表,西方的央行、金融监管当局非常重视,也都在做。我们中国也特别重视,人民银行在牵头,证监会也在组织做。为什么这么重要?因为我是参加会,给你们讲一下金融基础设施的重要性:

  1,金融基础设施确实保证了市场的高效稳定运行,这个作用是有的,提升市场效率,不但对我们方方面面的参与者,包括衍生品,对投资者。包括对我们参与的各方,包括清算的银行,都在提高它的效率。

  2,他是防范风险,防范系统性风险守住底线年的金融危机,场内的郑博士非常清楚,场内的市场非常稳健,他是在场外的衍生品市场出现了问题,就是有DTCC金融基础设施,有这样的后台支持。

  3,为监管提供服务,包括监管的预警,为什么G20提到金融基础设施,要把数据集中,场外衍生品市场没有数据集中,也没有集中的清算,没有数据集中根本没有预警,突然就发生了系统性的风险?所以金融基础设施不但得到我们高层国际上机构的高度重视,中国结算来讲,也在做工作,我就简单讲一下,去年开始,我们已经把证券的帐户统一,一码通已经完成了,并且运转得很好,这次股市波动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你们可能不了解,我们数据的分析、比对、决策是有很大的支撑作用。包括我们也和中金所的胡总讲,我们有监管的合作,我们也提供了一些帐户数据的分析各方面,也有很大的作用,下一步还要做。

  我们下一步要做的很重要的一项工作,最重要的一项工作是要建立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帐户体系,这个帐户体系有这么几个要做的,现在证监会也部署了,第一个是期现要一码连接,场内场外要打通,场内是交易所市场,场外是包括区域,我们争取打通,包括公募、私募也要纳入进来,现在我们在做一些基金帐户整合的工作,基金帐户有3亿多户,牵涉到1.3亿人民币。证券帐户是开户过2亿户,上周9758万户,这里有20多万机构,所以基金的公募,我们和基金业协会把私募也要把数据纳入进来,这样大家PFI定的数据集中,帐户管理我们只能管证券帐户,包括期货我们管不了,数据的集中可以实现,这样对我们金融包括对资本市场的稳定、安全运行会起很大的作用,我先讲这么多。

  主持人-郑学勤:我是交易所出身的,你现在场内场外市场一码通,期现一码通,你和期货保证金公司和上海清算所之间的关系是什么呢?

  中国证券登记结算中心-周明:我和中金所是做技术上的服务,从监管上来讲,我们没有承担,包括今后也不会承担,我们是技术上连接提供给他们,一线的监管还是由中金所去,他们的职能我们不会分担,我们是把技术上实现数据的统一,尤其是期现统一,尤其是在金融衍生品的交易中,他们的比对,他们的监管能更及时,更精准,我们一个礼拜传一些东西。

  中国证券登记结算中心-周明:比对你的交易行为,有些可以大数据的比对,对市场的操纵可以看得到。

  主持人-郑学勤:胡总躲也躲不过去了。所有人都想问一个问题,我也不问了,我知道你也回答不了,想问的问题是股指期货什么时候可以一张变一百张,这个问题我们也不问了。我们讨论一下汇率的问题,因为这次回来以后,上次人民币8月份调整以后,各机构对在国外投资企业的亏损非常敏感,没有一个工具可以使用,中金所推出美元人民币有政策性的障碍,中行做了“一带一路”的货币体系的综合指数,有没有可能在这些品牌上有些突破,给大家提供一些套期保值的工具?

  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胡政:我还是要说商品期货,我20年的从业经历中三分之二的时间还是在商品期货,我特别赞同小加总讲的我们服务“一带一路”的战略,我们期货市场的对外开放应该是从大宗商品的国际化方面积极推进。金融衍生产品应该本着稳妥、有序的态度推进产品的国际化,能够更好的、有效的服务于“一带一路”战略。

  刚才你提到的衍生产品,由于中国的经济总量已经排第二了,人民币国际应用已经非常广泛,关于人民币汇率方面的产品,市场的需求特别强烈,刚才在上一轮的国际交易所的论坛中,我看到有的老总已经讲了,这里还有很大的空间,他们讲的还是离岸市场的空间。其实在岸市场中,我们也一直在积极研究怎么样能推出、服务于人民币国际应用和我们中国进一步对外开放、“一带一路”战略方面衍生产品的相关工具,这方面来讲,通过几年的准备,有一些仿真的产品,已经搞了两年多的时间,我们在这过程中意识到一个问题,所有的市场都必须清晰知道他的需求在哪里。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中金所外汇事业部是深入到中国对外经济联系比较多的企业里进行深入的研究和分析。看看我们到底应该推出什么样的产品来服务实体经济的需求。市场的现状是怎么样的,这一条我觉得特别重要,在刚开始前面无论是主题演讲还是国际交易所论坛中,我看很多的领导、专家、交易所的老总都在谈期货市场作为风险管理的工具,如何应用。

  Leo Melamed讲的一个观点非常重要,衍生产品由于技术的发展已经是资产管理中低成本、高效率的手段,我们还不能单纯只强调衍生产品的风险管理作用,更多强调低成本高效率的服务于市场的现实需要方面的作用,我们衍生产品方面会随着中国对外开放的进展和“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我们会在产品上把它变得更加精细化、精准化,把在岸的汇率衍生产品市场有序的发展起来,这个是第一个。

  第二,我还想讲一下衍生产品有场内有场外的,今天的主题讨论也已经涉及到了这个问题,我想中国的市场跟欧美市场有很大的不一样,他(欧美市场)是在场外的衍生产品,尤其是汇率的衍生产品,场外发展非常成熟的基础上再来发展场内市场,到场内的集中统一清算,场内规范化的交易。中国的市场没有经历这个过程,我们发展场内衍生品市场的时候和OTC衍生品市场协调配合,我们也在共同探讨,看能不能找出一些更合适的方法推出外汇类的衍生产品。

  我想讲一个总体性的观点,随着经济总量的提升,随着进一步深化改革、扩大开放,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在汇率衍生产品方面的准备,我们在过去两年多已经准备的基础上,要更贴近实体经济的需要开发我们的产品,我就讲这些。

  主持人-郑学勤:胡总提的问题非常重要,中国的期货市场中非常重要,尽管是国际经验,中国开一个产品交易量都非常大,倒过来,真正的实体经济进入的场景并不是很多,国外啊的经验是不可能靠每个企业使用期权直接进入期权市场,没有这个能力,大多数靠中介机构,包括场外市场一样,场外市场首先是在国内有中介机构能做这件事情,再慢慢移进来,中国这两年有不断的变化,像有ETF和各种各样的机构,包括大连做的保险产品,类似这样的产品。李总把保险业引入期货有一点建树,要不给我们介绍一些经验。

  大连商品交易所-李正强:刚刚开个头,提不上经验。期货行业高高举起服务实体经济的大旗,我们几家交易所都在做这个探索。2013年,我们把银行动员起来,开始尝试“银期”合作。银行有庞大的客户资源和信贷优势,在引进产业客户参与市场方面,可以起到很大的作用。最近几年,银行开展的市场推介会明显多了。在“服务三农”模式创新上,2013年永安期货开始尝试农民租地收益保障的模式,新湖期货开展了辽宁义县玉米种植的场外期权模式,浙商期货在黑龙江嫩江开展大豆种植场外期权模式,这是在银期合作的大背景下开展的。今年,我们把保险行业拉进来,组织、动员保险公司参与服务三农的新尝试。

  7月份,上海安信农业保险和新湖期货子公司新湖瑞丰开发了针对蛋鸡养殖的鸡蛋价格保险试点,保险公司开发产品,企业买保险,保险公司再购买期货公司提供的场外复制期权,期货公司实现在场外进行套期保值。8月份,中国人保财险和新湖瑞丰开展辽宁义县玉米场外期权试点。9月份,农业银行、中国人保财险和美尔雅期货做了鸡蛋目标价格保值及期货价格保险试点,把期货、保险、银行及贸易企业整合在一起,能为农户、农业合作提供有效的保险服务。

  我们感觉到,目前这些运作还是挺受欢迎的,特别是这种尝试得到了证监会、保监会的高度重视,保监会给予了非常积极的回应。商品期货在服务实体经济方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我们呼吁,一方面加快期权市场建设,郑商所和大商所在这方面已经准备很充分了。另一方面,借此机会呼吁更多的商业银行、保险公司、期货公司能够积极参与,我们也在做经验的梳理,适当的时候召开一些推广会议,希望大家更多的参与进来,共同探索商品期货服务三农,服务实体经济的模式,现在包括铁矿石、焦煤、焦炭、塑料都在展开这方面的尝试。

  我们交易所发展得益于有色金属、贵金属、能源化工产品比较早的放开。我们在服务实体经济方面也做了一些工作,包括铜的价格已经成为产业链上很多生产贸易和消费企业的定价参考,我们有一些品种的国际化程度相应来讲也比较高,但是我们现在也在思考,我们几十万家企业,真正参与期货市场的少之又少,可能只有几百家,到底是什么原因?刚才李总和张总的答案,期货公司,包括券商做一些场外的产品,对于我们没有足够的人力来参与期货市场的企业确实是一种福音,我们愿意在这个方面跟大家更多的合作。

  另外,我们也希望带入一些机构投资者进入到我们商品期货市场,包括第一单的白银期货LOF上市,在深交所上市,得到了深交所、登记公司的大力支持,我们希望为市场引入更多的活水,让我们市场的需求者有更多的机会来把自己的风险化解到市场之内。谢谢。

  主持人-郑学勤:我想问周总两个事,一是联合监管有没有可能,你现在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如过期现通是很容易的事。二是沪港通也好、深港通或是伦沪通也好,对交易所来说是非常复杂的事情,不同的结算系统、不同的时间、不同的会员体系、不同的监管。美国是规则管的,任何规则都写到清算体系里。如果交易所这样通的方式,会不会带来系统性风险?

  中国证券登记结算中心-周明:我们看来讲,这种通我们在设计考虑的时候已经把各种风险都考虑了,我们肯定是控制,不会发生系统性风险。而且在这里,我也跟大家讲一下,这次股市异常波动,实际上给我们中国证券登记结算中心成立以来造成了最大的问题,我们守住了,没问题,考验了我们的能力,因为我们每天能不能正常的清算交收是底线,那几天那么大的交易量,包括各种资金,我们是T+ 1资金要回去,国外是T+3、T+2,给他的考验是非常大的,我们是完全经受了,现在在设计上,包括小加总做的沪港通,运行非常平稳,包括很关注的,有几天,汇率巨幅波动,我们当时也捏着一把汗,但是我们的规则设计上完全经受了考验,没有给市场造成什么冲击,小加总也知道

  我们还要完善沪港通,现在有个什么问题呢?我们有些国内的证券市场基础制度和国外还有很大的差别,包括结算方面的技术制度,国外的DVP,我们没做DVP,我们达到了DVP的效果,投资者很不方便,我们法律上这方面也还有很多问题,我们和港交所,甚至在市场各方不断研究、完善,解决这些问题。随着资本市场双向开放,我觉得这些问题都能往前推进,有些制度上都能推进,防范系统性风险推进是提高市场整体的效率,包括在沪伦通方面,我们觉得这方面也都可以解决。系统性风险一定是守得住的。

  主持人-郑学勤:在国外来看,沪港通是非常大的创举,我们交易所和其他国外交易所认为这个东西简直是不可想象的,更不要说实现了,恭喜小加总,也恭喜胡总。我给胡总一个务虚的问题,不是回答具体的政策性问题,金融市场化,你把资金从银行转出来,资金转出来的同时也把风险转出来,风险在金融中有几条原则,你要承担风险,不然这个市场不是有效的市场。就像美国现在最近出好了几本书,关于风险问题,特别是拿森林做比较,我们在北京开会,何晶拿澳大利亚做对比,说澳大利亚多年没有火灾,他的松树积攒起来,一烧不可收拾。

  美国行为经济学有研究,你如果认为这个市场没有风险,你的投机欲望就强一倍,他们量化的。如果没有任何风险工具可以宣泄风险或是管理风险,你说股市中的风险投资者怎么管理?

  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胡政:风险是一种客观存在,无论是商品市场还是金融市场,正是由于有这种风险的客观存在,所以我们才采用期货方式管理风险,因为从交易的形式上来讲,他能把风险转移、化解、管理,所以我们在随着实体经济的发展,风险管理工具市场也需要发展,随着股票市场的发展,我们的风险管理工具也一定要发展,这个是现在的市场经济体系里面非常明确的一种实践,市场异常波动中,交易所采取了一系列有力的措施,把市场交易的规模控制在适当的范围里,我们的市场发展一定会经历从稳定到建设的过程,要研究和总结现在的制度设计,我们有什么可以改进和完善的地方,这样的话,我们将来的市场才能够更好的发展,对于交易所来讲,交易所是一个自律性的组织,他能依据规则来进行自律性的管理,当市场出现一些我们在过去制度设计的过程中,或是考虑不完备,我们的任务是反过来认真听取市场的意见,总结在这个过程中发生的问题,然后修改和完善规则,再按照修改和完善以后的规则来进行市场的自律管理,所以现在我们是在这样的发展过程中,随着我们整个资产管理的市场发展,我想风险管理的市场一定还会继续发展,包括我们的期货市场,也包括我们的期权市场,也包括我们很多的金融创新。

  主持人-郑学勤:前途是美好的,前景是光明的,中国期货市场我觉得国内有一点,大家跑惯了路,也许跑不下去了,日常做的事情,有两件事情最累,拿主意,做决定很累,要改变原来的行为方式会觉得很累,拿主意中央已经给大家拿好了,经济该怎么改,该怎么做,下面行为方式要改进也很吃力。国外来看,中国的国内市场没有发展起来,讲最普遍、最表面的事情,商品期货讲20%吧,80%还没有,80%和利率有关系,眼看汇率利率动起来,因为中国对国外有承诺,这是一发不可收拾的事情,国外期权和期货不是完全没有,期货和期权的交易量十倍,中国的期货市场才刚刚开始,各位老总给下面期货公司鼓鼓劲,讲讲你们对明年期货市场的看法。

  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胡政:我们一定大家共同坚持为实体经济服务这样一个宗旨发展我们的市场。

  中国证券登记结算中心-周明:可能有证券公司来的,你们一定要重视后台建设,因为后台决定前台能走多快,能走多远。


期货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