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期货交易 > 别了 绿豆期货!

别了 绿豆期货!

admin 期货开户 2020年11月27日

  这一曾享有“世界绿豆看中国”荣耀,也曾因恶性逼仓事件不断而让多少人爱恨交加的期货品种,在1999年末其交易保证金提高到15%乃至20%后陷入“无交易、无持仓、价格不变”的名存实亡状态近十年。而当时正处于第二次清理整顿的国内期货市场也以绿豆期货的式微为标志,滑落极度萧条期。

  2004年“国九条”发布后,国内期货市场重新进入快速发展轨道时期才入行的从业人员,已大都不知一路“悲歌”走来的中国期货史上曾有过类似苏州商品交易所线材期货辉煌一时的绿豆期货,更不知早在1999年1月,绿豆期货就曾书写过全部持仓一夜间在证监会监督下由交易所强制减仓为零而第二天推倒重来的大手笔。

  但直至两个月前的3月23日,一直履行公告义务的郑商所尚在每月各新合约上市之前通告绿豆期货(GN003)的挂牌基准价为近十年不变的每吨3000元。在一些业内资深人士看来,这与国内三大商品期货交易所十多年来仍坚持其成交、持仓量按双边统计而拒绝与国际接轨,可并称国内期货市场的两大“怪”现象。

  证监会于本月初批准了郑商所去年提交的《关于中止绿豆期货交易的请示》,为名存实亡近十年的绿豆期货发出迟到的“死亡确认书”,终于可以让郑商所如释重负之余重新轻装上阵。这也同时开创了期货市场规范发展以来上市品种退市的先例,虽然已等待了近十年!

  遗忘近十年的绿豆期货终获准下市,适值年内第三个新上市品种即PVC(聚氯乙烯)期货即将挂牌之际。相比美国期货新品种的上市只需向有关监管部门备案且其平均一、两周即可上市一个新品种,无所作为的品种撤牌退市亦属常见,国内期货品种上市、退市的严格审批制度是否也该有所转变?

  而郑商所首任总经理李经谋则曾向上门拜访的CBN记者讲述过有关绿豆期货的一些风云往事。上世纪末,国内期货市场因各火爆品种纷纷关闭交易而步入萧条之际,南北各路资金涌入郑商所绿豆期货,不能承受之重的小小绿豆,期货价格由1999年年初的每吨2400元飞涨至年末的最高每吨4000元,并最终失控。

  “扶大汰小”,即扶持关系国计民生且有利于掌控国际定价权的大品种如主要粮食品种、钢材甚至石油的相继上市,限制发展以至淘汰小品种如规模有限的红小豆、绿豆。这是湘财祈年期货首席经济学家刘仲元多年前即提出的建议。

  沪深股市端午节休市安排:28-31日放假4天(05-19 14:21)

  中国证监会:期货公司首席风险官要明责履责尽责(05-19 10:44)

  证监会拟出台政策支持期货公司首席风险官依法履职(05-19 07:25)


期货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