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期货公司 > 中国30个著名操盘手结局 呼风唤雨但多数最后比

中国30个著名操盘手结局 呼风唤雨但多数最后比

admin 期货开户 2020年12月25日

  中国股市也有操盘手,有证券市场的时候就有了他们。只是他们在看不见的暗处,让我们觉得神秘。

  操盘手股锋创立的“一带一路18指数”,在2014年涨幅超过100%,2015年以来继续领先大市。

  在近期的一篇博客文章,股锋写道,就“一带一路”这个今年最大主题投资机会,和贯穿全年系统性投资机会,理解需要更加透彻和清晰。

  他的经历始终与证券有关。1990年11月,上海证券交易所成立,12月正式运营。几乎同一年,他考入江西财大证券与期货投资专业。毕业后他的第一桶金来自收购职工内部股。那时企业股份制改造刚刚开始,一些职工未等企业上市,就把股票变现,这些以三四元的青菜价格在地摊上买来的股票,很多一上市就翻了几倍、十几倍。

  股锋的成名作是“5·19”科技股翻身仗。当时,他操盘一个资金量很大的理财账户并重仓科技股,已经快要跌至与客户约定的风险线。但他在冷静分析之后没有放弃,选择了继续坚持。终于到了1999年5月19日,A股涨了4%,之后不到两个月,上证综指从1100点之下升到1725点,涨幅超过50%。他重仓的海虹控股涨幅超过了100%,略作调整后,又一口气从每股18元暴涨至每股83元,成为“5·19”行情第一大牛股。

  一战成名之后,股锋放弃国内机构优厚的待遇,自费到英国读书深造,系统学习了“投资组合”、“行为金融”等世界最先进的金融投资知识,让自己获得了更长远的价值。

  他相信德国人陴斯麦的一句话:“每个笨蛋都从自己的教训中吸取经验,而聪明人则从别人的经验中获益。”欧美获得成熟经验的量化交易模型,也被他带回中国,结合A股的实际交易情况加以改进,反复测试,终于成为他创立“一带一路18指数”的获胜基础。

  在新浪财经介绍股锋的文章里,说他幸运地成为中国第一批科班出身的证券从业人员和第一代操盘手。

  还有媒体文章说,中国最早一批操盘手,通常由证券公司在自己公司的红马甲中选拔,时间大约在1993年。可以说,他们起步于早期的国债市场,尔后在A股市场中磨练和成长。

  但是,看起来确凿无疑的说法,也可能经不起质疑。中国有上下五千年的漫长历史,操盘手的出现,怎么会那么晚呢?

  1988年某一天,林乐耕走进深圳证券交易所,递上一张买单。单子上填的是深发展(全称为深圳发展银行),当天交易现价是每股80元,但他填了120元,并且态度坚定地说:“就这个价,给我拿两万股。”

  这件事轰动了整个深圳:“一个大户120元买了两万股深发展,不知道在搞什么名堂!”第二天,深发展股价一开盘就暴涨。到了1990年开春,深发展股票涨至180元,神秘的林乐耕又出现了。他这次是卖出了两万股,挂的是比市价低22元的158元。第二天,随着这位老人的传闻再次兴起,股价应声暴跌。

  林乐耕的两次操作,是有据可查的沪深股市上的第一次操盘。但与一般操盘不同,用的是欧美股市通行的可以做多也可以做空的方式,而后来的中国股市,据一些操盘手介绍,他们只可以做多。

  原来,林乐耕在民国时期曾当过“红马甲”,即旧上海证券交易所的老经纪人。16岁那年,他从乡下来到上海华商证券交易所做练习生,当时还是用毛笔写行情。到20岁时,他开了一间叫做“乐茂”的证券号,做期货对敲交易,一个价格买进,一个价格卖出,想把股票提高到什么价位就什么价位。

  林乐耕还亲历当年的财政部币改泄密大案。此时的190号经纪人林乐耕因查出有场外交易行为,被警察拘捕。林乐耕与杜月笙的儿子杜维屏、荣毅仁堂哥荣洪源,还有一个姓魏的上海纸头大王,当时号称“四只老虎”,但他无罪释放,侥幸逃脱。还有上海解放时,封了证券交易大楼,抓了二百多人,林乐耕也是侥幸逃脱。

  1988年时,他已有66岁。可以说,他在证券市场辈分极高,又是资本高手。

  旧上海证券交易所的前身,是上海华商证券交易所,在1919年由上海股票商业公会改组而成。那时的证券交易,就可能有数不清的操盘手,只是我们不知道他们的姓名与经历。1950年后,证券交易在中国停止了三四十年,那些操盘手做过的事情已被遗忘。

  更早一些的操盘手,也可能上推到1869年。那一年上海已有买卖外国公司股票的外国商号。到了1891年,外商在上海成立了上海股份公所,是中国最早的一家证券交易所。到了1914年,北洋政府颁布《证券交易所法》,证券交易开始走上正轨。

  在掌控股市时,某些时候的某些操盘手,几乎达到了随心所欲、神乎其神的地步。

  举例来说,2008年,有个曾在国内资本市场掀起滔天巨浪的风云人物要结婚了,前一天,他对他属下的操盘手丁福根说,你能送我一份特别点儿的礼物么?丁福根果然送了一份特别礼物,那一天,将那个风云人物的操盘股票收盘价停在了72.88元,谐音为“妻儿发发”。这件事惊动了界内人士,于是把丁福根称为“中国第一操盘手”。

  此后,那个风云人物涉嫌恶意操作,其操盘股票连续拉下10个跌停板,市值蒸发50亿,被认为“差一点引发中国的金融危机”。该案进入法律诉讼,风云人物逃逸,丁福根入牢狱三年多。

  人们说,风险与机遇相伴而生。实际上,人们往往看得见机遇,却看不见风险。在操盘手每天枯燥的大盘观察与分析里,注意的就是避开风险追求效益。这一点,他们比散户多了两份警觉:观念上的、技术上的警觉。但是他们有过五关斩六将的战绩,也有走麦城的经历。

  曾有分析人士说,股市上的几千只股票,几乎都有人在背后坐庄操盘。我们看到的和听到的,往往是操盘手公布出来的赫赫战绩,而那些失败的战例无人透露。从理论上来说,市场上有多少只失败的股票,背后就有多少失败的操盘手。

  股票操盘手难做吗?有人在“百度知道”中提问。结果他收到了这样的两个回答:

  一个说,“操盘手其实就是用别人的钱来炒股票,赚了赔了都是别人的,自己就那点儿佣金。不过,赚了没人感谢你,赔了立马骂你是骗子。”

  另一个说,“好好上你的班吧,不要想这些了。我做了5年的操盘手,现在也失业了,和我一起的人都换工作了。”

  1990年代新中国的第一批操盘手,曾经对经济制度环境充满了恐惧感。以当时证券市场来说,抛开了世界市场共同遵守的规章制度,也抛开了本国市场几十年前有过的成熟经验,重新构造了一个股市,制度缺陷和缝隙太多。

  那个时代的操盘手们,一方面要利用资本市场的制度缺陷和缝隙谋得巨额财富,另一方面又对那些财富随时可能被制度因素消灭而高度敏感。其实这是中国最早几批在证券市场致富者的共同心态。他们的原罪应该是源于制度缺陷,其中太多人的毁灭也是源于制度缺陷。

  2007年,一位著名操盘手创作了纪实小说《操盘手》,为1990年代中国操盘手们,画出了一个完整的形象。

  那部书写到了30个著名操盘手的大结局。其中结局不好的有8人(5人入狱,3人赔光),占比27.6%;结局中等的有17人(7人逃亡,8人窘况,1人禁入,1人失踪),占比58.6%;结局好的有4人(3人转行,1人胜利),占比13.8%。


期货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