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期货开户咨询 > 东北证券副总裁董晨:注册制引领券商投行业务

东北证券副总裁董晨:注册制引领券商投行业务

admin 期货开户 2020年07月08日

  的投行业务带来多方面变革,包括抵御风险的要求提高,券商应及时进行资本补充;对券商专业化水平、综合金融服务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券商行业收入将大增,未来格局将是大投行与精品投行共存。

  “注册制下,多项制度安排已经逐步接轨海外。交易所承担更多审核职能,可采取更高效的组织形式。条件基本成熟,可鼓励海外企业来华上市,加速国际化进程。”谈及注册制进一步变革方向,董晨对《国际金融报》记者如是说。

  首先,首日涨幅明显偏高,“炒新”现象仍比较严重。首日参与炒作的赚钱效应较差,中长期有望回归理性。截至6月8日,科创板共105只个股,若以上市首日收盘价买入,5个、20个、60个交易日后,赚钱的个股仅剩33.3%、40.2%、29.7%。

  其次,发行价市场化程度提升,新股收益可能分化。科创板开市将满一年,但从半年的数据看,破发比例仅为6.06%,明显低于成熟市场,可能与炒新的习惯、板块稀缺性、首日涨幅过高等有关,随着市场化理念的培育,可能有近半的个股在上市一年后出现破发。

  再次,发审效率提升,退市制度优化,壳公司价值不再。注册制下“宽进严出”,垃圾股风险显著放大。参考纽交所,发审效率、退市制度优化后,每年上市、退市企业家数基本持平,壳资源价值将大幅缩水。

  最后,市场行情将围绕基本面分化,头部公司更加受益。境外股市资金交易主要集中于头部公司,2019年,美国、中国香港股市70%-90%左右的成交额集中在市值最大的10%的企业,A股这一比例为36.12%,未来有望进一步提高。

  企业方面,注册制以市场化方式推动经济转型。A股仍以金融行业和传统行业为主。科创板为“硬科技”企业提供沃土,半导体、消费电子、医疗器械等新经济企业上市较多。科创板上市的111家企业中,近六成来自计算机应用、医疗器械、半导体、专用设备、化学制品五大板块。

  “新经济不必然成为泡沫,催生泡沫的本源是资本。头部企业可能洗牌,幸存者已逐渐成长为行业巨头。泡沫一定程度上有利于新经济成长。”董晨表示。

  投资者方面,散户逐步出清,投资者机构化趋势加强。近年来,证券投资机构化特征明显。机构投资盈利能力明显高于散户,注册制加速去散户化,委托专业机构投资将成常态。

  同时,投资者保护机制仍有待完善。惩处力度仍需加强,法律制度保障仍待完善。另外,从行政干预向市场化监督转型,“吹哨人”激励有待提升。

  “新《证券法》明确我国证券违法举报人的奖金最高为30万元,与高额的违法金额严重不匹配,抑制了举报积极性。美国则提供巨额奖金,今年6月,SEC决定奖励一位举报人近5000万美元(约3.57亿元),资金来源是SEC对违法者的罚款,而我国的行政罚没款项均上缴国库。”董晨补充道。

  注册制对券商的投行业务带来多方面变革。董晨表示,首先,抵御风险的要求提高,券商应及时进行资本补充:

  第一,惩处力度加强,倒逼中介机构履行职责。第二,法律风险大幅提高,风控机制亟待完善。注册制以信息披露为核心,压实中介机构“看门人”责任。风控能力将成为投行业务的驱动力之一。第三,可能面临的巨额罚金,加之跟投制度,对券商的资本实力提出较高要求,补充资本迫在眉睫。第四,注册制下,我国需要培育实力更加强大的国际一流投行。通过市场化注资补充资本、进行行业整合是大势所趋。

  同时,在董晨看来,注册制对券商专业化水平、综合金融服务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

  一是机构客户、高净值客户资源的争夺将更加激烈。战略配售机制对券商的机构客户资源要求较高,投资者门槛要求将加剧对中高净值客户的争夺。上交所数据显示,2018年10万、50万以上客户数量占比分别41.66%、12.89%。投资门槛的设置利好中高净值客户资源丰富的券商。

  二是提供全生命周期服务,须制定有效的业务协同机制。科创板覆盖风险投资、改制辅导、上市前融资、IPO、再融资、并购重组、股权激励、股份托管、战略投资等各个发展阶段的服务需求,业务需求涉及券商投行、经纪、研究、自营、资管、另类、私募基金子公司等多个部门,要补齐业务短板,并制定有效的业务合作机制和利益分配机制。

  三是注册制对投行的专业化要求提高,承销费率、分润模式都将变化。注册制监管制度、业务模式的变化,要求不仅在投资业务需要买方思维,投行业务也需要买方思维。

  “一方面,投行需要协调各方利益;另一方面,券商对项目盈利能力的判断需要进行综合考量,包括投资收益和综合收入。投行业务需要从项目发现阶段挖掘有价值和成长前景的企业,以实现客户、投资者和自身的多方共赢。”董晨进一步补充道。

  董晨强调,投行从硬性指标审核转向对企业的价值发现和价值判断,行业理解、证券定价、风险控制等高层次能力均对项目成败至关重要。研究、风控等后盾支持将形成投行最核心的竞争力之一,会倒逼投行改革薪酬体系,前中后台的利润分配将更趋于平衡。

  此外,券商行业收入将大增,在董晨看来,未来格局将是大投行与精品投行共存。

  据董晨介绍,投行业务收入将大增,预计2022年实现翻倍。未来3-5年,我国投行收入复合增速将达到25%以上,2022年、2024年的投行收入有望达950亿元、1470亿元,对应2019年的2倍、3倍。

  投行“马太效应”凸显,抢占先机至关重要。董晨认为,伴随龙头券商市场份额逐步提升,未来可能出现更多中小投行无IPO项目的情况。未来三五年对于确定第一梯队地位至关重要。不过,特色化精品投行也将占据一席之地,激励模式是关键。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恒指升破26000点,各板块全线飘红,港股无涨跌幅限制,37只个股涨超20%!


期货开户